龙泉市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建材机械

限塑令让3500家塑企面临生死考验

2021年07月06日 龙泉市机械设备网

限塑令让3500家塑企面临生死考验

“首先,要达到‘限塑令’的要求,我们这些生产企业除了要把塑料袋厚度增加外,还要在袋子上印上很多东西,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上印刷设备。而增加一台小型印刷机需要十万到几十万元不等。其次,像我们这类的小企业根本无实力去做环保塑料袋。老实说,超薄塑料袋很多原料是靠从垃圾站收拣废旧塑料、工业废弃物和医疗机构丢弃的塑料垃圾得来的。这样的原料根本不符合有关部门规定。如果我们要做出环保的塑料袋,从原材料这一环节就得开始改变,整个生产流程的每个环节都得增加成本。我们怎么可能承受得起?”李先生说。

如今比李先生先开塑料厂的同乡已经将塑料厂关掉,而李先生还在寻思着如何转型。“这个行业面临的压力太大,中山大部分生产塑料袋的厂又是小厂。‘限塑令’有可能放倒中山一半的塑料袋厂。这些小厂被兼并是不大可能了,只能关门转行。”李先生说。

致命打击来自原材料价格上涨

对于小企业来说,对他们生存造成的打击完全来自于“限塑令”,但对于规模企业来说,除了“限塑令”导致的生意下滑外,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人民币升值也对他们造成了致命的打击。

“市面上出售的低价超薄型塑料袋,原料大多是工业废料、塑料垃圾回收料,甚至是医用输液管等废弃物品合成的。小企业根本就不用为原材料涨价担心,但大企业不同,前几天油价上涨,跟石油息息相关的塑料袋原材料聚乙烯也跟着上涨,我们的利润空间也在逐渐缩小。”板芙一塑料袋厂老板说。

小榄镇裕发塑胶制品厂老板叶本恩告诉记者,塑料袋从原料到包装成本都在不断上升,聚丙、聚乙等原材料几年前才5000元/吨左右的价格,现在已经疯涨到18000元/吨左右。如今塑料袋行业已经成为一个超微利行业。

“跟去年八月份相比,我们的成本已经提高了35%,但我们的供货价格只能提高15%。因为厂商不会允许你一次性增长这么多,我们也只能在厂商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跟他们议价。未来石油还有一定的上涨空间,这意味着我们的成本还将增加,我们的利润空间也只能不断缩小。”叶本恩说。

除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外,东凤中学塑料包装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的工业包装袋多向欧洲出口,一直采用港元结算。去年同期100港币能兑换98元人民币,今年就只能兑换88元人民币,利润空间就又被打压了10元,加上原来超薄塑料袋产能的消化、转移,预计今年都很难透过气来。

新领域可能出现过度竞争

采访中记者发现,无论是小塑料袋厂还是较大规模的塑料袋厂,都在思考着如何装型。工业用袋及无纺布制作包袋成为他们转型的两大方向,但转型的风险依旧相当巨大。

“以无纺布袋为例,环保袋代替塑料袋,带来了无纺布制品的走俏。限塑令实施后,用无纺布制作包袋的需求量大增。但在这样一个新的市场需求拉动下,必然会有更多的企业投建新的无纺布袋生产线,这将使行业内的竞争更加激烈。”叶本恩说。

李先生也表示,不受限塑令限制的企业服装、茶叶的包装或者纸巾袋成了部分企业的转型目标,但是面对诸多竞争,他们是仍担心是否还有空间留给他们。

“跟超薄塑料袋相比,这些领域对塑料袋的需求量要小得多。饭还是那么多,但是吃的人多了,分到每个人手里的饭自然就会减少。我们最困惑的,还是怕投产后无法收回新机器设备的投入。”李先生说道。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限塑令让3500家塑企面临生死考验